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古典武侠  »  【香山玉踪】(8)作者:lucylaw


字数:13584
前文链接:


                第八章

  到了第二天下午,负责采购的蒋昱等人率先回报,说已经准备好了粮食,物资等。但最重要的船舶问题却一直悬而未决,直到傍晚,卫东兴才带着好消息回报说,已经通过在羌地驻扎的大唐左骁卫部队,搞到了一条军船。并且准备好了足够的水手,以及熟悉玉带湖水文情况的两名羌族的老水兵作为向导。

  忙活了一天,霍青玉这时才松了一口气,和神机老人一起参详了一天的玉带湖的水文地图后,只觉得头脑昏沉沉地。此时躺在逍遥椅里,享受着郭秀熟练的按摩技巧,才觉得疲劳尽消。

  「秀儿。」

  「嗯?」

  「这段时间四处奔波,可是苦了你了。」

  「奴婢不怕,奴婢能跟着少爷,便不怕这些辛苦。」

  这话听得霍青玉一阵感动,一伸手把郭秀懒了过来,抱在怀里说道。

  「明天起,我们又要换一种忙法了。我们要去一个毫无人烟的地方,那里可能会很危险,甚至会有很多人的会遇害。」霍青玉向来不惧危险的,但他却着实为郭秀担心,心里想叫她留在羌地等待自己。

  而郭秀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一般,认真的说道:「奴婢不怕这些,奴婢只怕不能见到少爷。我对少爷有信心,我自己也会努力的,不给少爷当累赘的。」这几句话说的很是认真,霍青玉见郭秀眼里星光闪动,眼泪仿佛都快掉下来的样子,心中一阵不忍,到嘴边的话只好咽了回去。

  「那说好,倘若遇到吃苦的时候,可不许哭哦。」

  「是,奴婢遵命。」郭秀笑着说道。

  「昨天,蒲姑娘的一席话,让神机老人也侧目。虽然奴婢武功低微,但也不愿意置身世外。」

  「这么说来,蒲心兰小丫头确实不简单。」言语间,霍青玉的手已经滑进了郭秀的衣襟,揉捏着郭秀美好的玉乳。

  郭秀被霍青玉弄得一时情动,气喘吁吁地说道:「奴婢也会让少爷骄傲的。」
  「哈哈,现在你就已经很让少爷骄傲了,」说着,便抱起了郭秀,往床榻上走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果然来了几个士兵,说是来接众人的。为首的一个服色官阶在众人之上,叫马可信,是这批人的统领。他本是羌人,后来因为水性出众,被破格招入左骁卫的水军,这些年常年在玉带湖负责操练水兵,这些年积功升为的都统,对这玉带湖的水文情况是极为熟悉的。

  「末将马可信,奉左骁卫大将军王廷恩之命,前来为各位负责指挥军舰。一应物资已经装船完毕,请各位上船吧。」

  霍青玉等人见多识广,自是不必说,而陆筱芸,郭秀等女孩子,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双层大船,很是兴奋。上得船来,先不理会众人,而是把船舱逛了一个遍,然后才回到甲板。

  此时众人登船已毕,水手门来来往往做出航前的最后的准备。

  「各位的住处已经准备好,在船的二层上。房舍充足,各位可以自行选择。稍后,我们会将生活物资给各位送过去。」

  待众人选择好房舍的时候,大船已经驶离了岸边。看着湖岸线在视线中慢慢消失,霍青玉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惴惴不安的情绪。虽说已经有了线索,但《飞将兵鉴》是否在这个岛上确实未可知,况且这一船的江湖豪客也动机为名,真可谓是前途未卜。

  「喂,大流氓,想什么呢?」身后陆筱芸银铃般的声音响起,一转头,便看见了她美好的倩影。此时她换了一套紫色的长衫,头发也用绳子高高地束起,显得十分干练。

  「哦,在想一些细节的事,你找我?」

  「不是我找你,是六叔在和那两个鬼兄弟,还有几个人,在甲板上玩牌九,叫我来叫你一起。」

  待霍青玉和陆筱芸来到甲板的时候,众人已经玩得火热了。见霍青玉来到,阿六急忙伸手招呼霍青玉。霍青玉看了看桌上的西川双鬼,神机老人,阿六和公孙裘。不由得哈哈一笑,心里道,现在如果有哪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来这桌赌钱,那定然会输的个血本无归。这些江湖豪客都是暗器高手,如果是相互较技还好,如果有什么人胆敢和他们几个玩的话,那简直就是肥羊进了虎口一般。
  「兄弟,快来,公孙岛主手气旺得很那。」阿六笑着说道:「我已经输了几百两银子了。」不得不说,这里的人,都不是缺钱的主,即使看上去衣衫不整的神机老人,也是一身的至宝。

  「哈哈,几位大哥都是老手,我与你们玩岂不是被你们榨取油水。」

  「诶,久闻霍少侠乃江湖第一风流公子,这些玩意儿岂有你不精通的。」公孙裘说道。

  「既然如此,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霍青玉却扭头对陆筱芸说:「有道是,美女上赌桌,天王都得梭。陆小姐可有兴趣来玩一玩?」

  本来之前陆筱芸见众人玩得新鲜,便想一试。但一是阿六不允许,二是陆家家教极严,与众多老爷们儿一起赌钱终究不是她这种女子改干的事,因此只好作罢。此时见霍青玉如此说道,立即双眼放光,渴求地盯着阿六。

  阿六知道陆筱芸的心思,见霍青玉如此说,只好点了点头。陆筱芸见阿六应允,立即满心欢喜。牌九的玩法本就简单,陆筱芸很快就领会了。

  「小姐只管去玩,赢了算小姐的,输了算小的的。」

  众人本道陆筱芸一个新学的丫头,不输个血本无归就算不错了,岂料几把下来,陆筱芸竟然连赢了好几局,刚才公孙裘好不容易赢下的几百两银子,转眼已经有一半跑到陆筱芸那里去了。

  「开,双地!!」陆筱芸又是一把好牌,乐得都快蹦起来了。

  「陆小姐果然厉害。」西川双鬼中的一个,不知是哥哥还是弟弟,悻悻地把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放在了陆筱芸面前。陆筱芸看着身边的霍青玉,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时间,就在这样的玩耍中度过了。已经是正午时分,马可信派人来通知各位下楼吃饭。陆筱芸手气大好,赢多输少,一上午的时分,已经赢了接近一千两银子了。高兴得拉着一旁观战的蒲心兰,叽叽咋咋地说笑个不停。

  虽然是行船之上,但马可信知道这些人身份显赫,因此也竭尽所能弄了一顿好饭菜。然而潘绮红和郭秀却并没有出现在饭堂,一打听之下,原来是潘绮红对风浪不适,虽然玉带湖已经是风浪较小了,但毕竟还是有些颠簸。因此便在房中休息,而郭秀则是过去照顾了他。马可信已经招呼人给她们单独送去饭食了。
  用过午饭后,霍青玉便只身前往潘绮红的房间去探视。一进屋,便见潘绮红倚着床垫躺在床上,虽然经过这两天的滋润,潘绮红已经恢复了神韵,但船上的辛苦已经缺使她看上去有一点憔悴。

  「吃过东西了吗?」

  「少爷,潘夫人腹中不适,并没有吃什么东西。」虽然其他人还不知道霍青玉和潘绮红的关系,但郭秀毕竟是霍青玉的同榻之人,因此这些事她显然知道的。因此,当潘绮红不适的时候,她就像把潘绮红当成奶奶夫人一般照顾。

  「秀儿你呢?」

  「我不急,等会儿我去饭堂吃吧。」郭秀笑着说。

  「没事,我已经好多多了,有劳郭姑娘精心照顾,感激不尽,你快去用膳吧。」一旁的潘绮红说道。

  郭秀见霍青玉到来,本就想知趣地告辞,见潘绮红如此说道,便立即道了声珍重,告辞而去。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霍青玉抱起躺在床上的潘绮红,让她躺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没事,就是以前没坐过这么久的船,对风浪有些不适应,现在已经好多了。」
  「嗯,有没有吃东西。」霍青玉问道。

  潘绮红抬头,看着男人温柔的眼神,红着脸,轻轻摇了摇头。现在的潘绮红,就像是刚刚恋爱的少女一般,躺在心爱的男人的怀里。

  霍青玉扭头,看见桌上的莲子羹尚温,便端了起来,喂潘绮红吃了小半碗。然后又夹起了一片腌牛肚,却并没有直接喂给潘绮红,而是将一半自己咬住,然后凑上前去,将另一半送到潘绮红嘴边。

  潘绮红哪里曾遇到过这样的风流大少,丘辰刚在这方面完全和木头没区别。虽然脸上一红,却依然乖乖地咬住了另外一头。霍青玉轻轻一咬,牛肚便被分成了两半。而他也顺势在潘绮红的红唇上轻轻一吻。

  潘绮红哪堪这般调戏,只觉得心都醉了,胸前的一对双峰不断地起伏着。这情景看的霍青玉热血上涌,立即伸手摸上了其中一只,轻轻地揉捏起来。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和霍青玉缠绵,但毕竟之前的时候都是在寂静的夜晚。而此时,大白天这样,还是第一次。

  清楚地看着男人的手在自己的玉乳上的动作,潘绮红只觉得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霍青玉摩挲了好一会儿,才把手从潘绮红的胸前拿开,伸手去取另一样食物。

  潘绮红痴迷地看着霍青玉,慢慢地把手伸向了衣带,轻轻地解开来向两边一分,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解开,露出了贴身的肚兜。霍青玉并没有去打断潘绮红的动作,对女人他虽然一向很主动,但这样偶尔的春心勃发则更让他享受。

  潘绮红解开了自己的外衣后,见男人并没有动作,便红着脸将手伸到了脖子后,解开了肚兜的绳子,然后轻轻一拉,肚兜便从身上滑落开来,露出了美好的胴体。丰硕的玉乳就像是两只大白兔子一般,随着主人的心而跳动着。平坦的腹部没有一丝的赘肉,而洁白的肌肤,就如同牛奶一般。

  霍青玉看着女人美好的胴体,但并没有立即扑上去,而是从盘子里夹起了一块卤牛肉,同刚才同样的动作,咬着一半,然后向潘绮红喂去。而就在潘绮红要张口去接的时候,霍青玉却故意顽皮地嘴里一松,牛肉便掉了下去,正好掉在了潘绮红高耸的玉乳上。

  潘绮红看着胸前的牛肉,知道男人此时的想法,虽然娇羞,却仍然向前挺起了胸脯,把牛肉连同自己的玉乳一起送到了霍青玉的嘴边。霍青玉一低头,便触到了潘绮红滑嫩的玉乳,受到刺激的潘绮红不由得发出了嘤咛一声。霍青玉并没有一下把牛肉要起来,而是轻轻用牙咬下了一点咽下,而这个过程中,更多的是嘴唇和玉乳的接触。

  看着霍青玉趴在自己胸前,一点一点地吃光了胸前的牛肉,潘绮红只觉得新鲜又刺激,而此时,玉乳上已经沾上了许多霍青玉的唾液和吻痕了。而这时,霍青玉又拿哨子舀起一勺莲子羹,送到潘绮红的嘴边。

  这一次,不用霍青玉再引导,就在刚要喝到莲子羹的时候,潘绮红乖巧地嘴唇一滑,就让大半勺的莲子羹顺着嘴角流了下去,同样不偏不倚地滴在了胸前的玉乳上。而巧的是,其中几滴竟然准确地滴在了如玫瑰般娇艳的蓓蕾上面。嫣红的蓓蕾沾上了晶莹剔透的羹汤后,显得更加淫靡而娇艳。没有丝毫的犹豫,霍青玉立即伸出舌头,轻轻在蓓蕾上一添。潘绮红立即被这刺激弄得身子一颤。而霍青玉的而动作并没有结束,而是接着开始疯狂地吮吸着潘绮红的玉乳。高耸的玉乳在他的手中,不断地变化着形状,然潘绮红只觉得心都要被掏出来了。

  湖面上,一艘载着中原武林中的顶尖人物的大船正徐徐西行,而船上的一个房间内。一男一女正在激烈地交合着,这男人便是江湖上出名的花花大少霍青玉,而女人竟然是平时高贵端庄的女侠潘绮红。此时两人赤裸相对,霍青玉火热的阳具正在潘绮红的体内不断地进出着。眼神迷离的女侠,死死地抱着男人宽阔的肩膀,不断地扭动着翘臀迎合着男人的动作。

  从第一次交欢以来,霍青玉就很满意潘绮红的花径中如同少女般的弹性。此时在蜜汁的作用下,自己的阳具可以很舒服地在潘绮红的花径中享受着这个美丽少妇的独有的弹性。

  湖上的风声和行船的嘎嘎声,再加上众人现在都在饭堂用饭,让潘绮红终于可以放开地呻吟。娇媚的声音,不断地从潘绮红的喉头传到霍青玉的耳朵里。而这呻吟让霍青玉更加兴奋地冲刺着。

  终于,两人在长时间的交欢后,霍青玉终于将火热的阳精注入了潘绮红的身体。

  欢好过后的两人依偎在床上,潘绮红看着身下的一谈狼藉,娇羞地倒在了霍青玉的怀里。

  就在两人还在温存的时候,突然门前响起了郭秀焦急的敲门声。霍青玉和潘绮红急忙收拾好衣服起身。刚一打开门,霍青玉便看见郭秀惊慌失措的神情了。
  「少爷,出事了。」郭秀急匆匆地说道。

  「别急,怎么了。」霍青玉说道。

  「柳锋,柳锋被人杀了!」

  甲板一层,柳锋的尸体就这样直直地躺在地上。铁凤凰等人正在检查尸体,而柳思思已经几乎哭晕过去了,剩下的诸人一筹莫展地围在四周。

  尸体尚温,显然并未死去太久。从尸体的痕迹来看,柳锋眼角崩裂,嘴角带血,面色红润无中毒迹象,显然是收到了极度的重击,因此内脏受损而死。当卫东兴解开了柳锋的衣裳的时候,背上愕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掌印,这一掌开碑裂石,竟然打得整个脊柱都凹陷进去了。掌击之处,留下了一个深深发黑的掌印。
  见到这个掌印后,一边围观的众人立即把目光投向了雷震。在众人里,雷震的掌力当属第一,眼前这掌有如此力道,雷震自然是第一怀疑的对象。

  「你们是怀疑老夫了?」雷震一声怒吼,从他的声音中就能听出他的愤怒。
  「哼哼,除了你,又有谁有这等开碑裂石的掌力呢?」司徒空空冷冷地说道。
  「不错,老夫是有这本事,但是,有这本事的是我一人吗?多的不说,双鬼兄弟,霍少侠,包括你司徒空空,办到这个很难吗?」雷震怒道

  「我是有这个本事,但我一直和大家都在一起,霍少侠刚才去探望丘夫人,也有人作证。就偏偏是你和柳公子,饭后各自离席。有谁可以替你作证吗?」
  而这时,一边的柳思思也停止了哭泣,慢慢站了起来,缓缓说道:「敢问雷先生在离开饭堂后,去过哪里,干过什么事情。」这话虽然说的缓慢,但却字字有力,加上长剑已经握在手中,显然,雷震不说的话,她就要动手了。

  雷震听了柳思思的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好,那我就让你们看个明白。」

  说着,雷震就走到柳锋的尸体前,抓起了柳锋的尸体,对众人说道:「你们看好了,这个掌印的形状,分明是个左手。」说着,便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众人一看,立即吃了一惊。原来雷震左手的食指,竟然短了半截。

  「老夫少时受过伤,因此左手的食指少了半截。现在,你们满意了吧。」雷震恨恨说道。

  而众人听见雷震这么一说,自然是无法再怀疑雷震了。

  这边,铁凤凰等人对现场的检查结果也是让人失望的。现场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并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于是铁凤凰只好要安排了人手守护住现场,然后再做计较。

  「现场没有打斗痕迹,柳锋又没有中毒的迹象,是什么原因让他没有做出任何抵抗就深造不测呢?」霍青玉离开柳锋的死亡现场后,便和铁凤凰以及阿六一起商讨案情。

  「会不会是凶手将柳锋杀死之后,然后移尸到此呢?」阿六问道。

  「不会的,一般来说,转移尸体是为了掩盖作案现场,但倘若真要掩盖柳锋的死亡现场的话,直接把尸体丢下船沉在湖底即可。完全没必要把随时可能暴露线索的尸体留给我们。况且,这船上虽然人少,但也算戒备森严,要想悄无声息地移动尸体的话,也是要面临极大的风险的。」铁凤凰说道。

  「是谁最先发现了柳锋的尸体呢?」霍青玉问道。

  「是一个水手,去仓房取东西,结果无意中发现的。」

  「可曾把那个水手叫来一问。」

  「自然是问过了,他说他当时就发现柳锋俯身朝下倒在地上,探了鼻息已经死去后,就立即来报告众人了。」

  「这期间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吗?」

  铁凤凰摇了摇头道:「这人惊慌失措,连走路都差点被摔倒,问了半天,也毫无线索。」

  众人商议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只好各自回房。而霍青玉则闲不住,再次来到现场,而陆筱芸也跟着跑了过来。

  「陆小姐,我想问你个问题。」霍青玉一边检查尸体,一边向陆筱芸问道。
  「什么问题。」

  「你觉得,一个武功高手,在什么情况下,会让人一掌从后背拍死,却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呢?」

  「嗯,会不会是熟人,突然从背后发起袭击?」陆筱芸答道。

  「唔,这暂且算一个答案,不过你想,柳锋的功夫也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要从背后将他一击致命,那需要什么样的速度才行。我办不到,雷震等人更是办不到。倘若有人办得到的话,那定是江湖上旷古绝今的高手。」

  「你是说,这船上还有一个高手在?」陆筱芸问道。

  「不,我只是说了一种可能性,但水手是卫东兴选的,都是些二十左右的水手,就算从娘胎开始修炼上层武学,也不能有这等本事。」

  「那你的意思是?」

  霍青玉摇了摇头,说道:「眼下并没有更多的线索,只能慢慢寻找了。」
  「不如我们去把每个人都问一遍?」

  「不可,这些都是江湖上的老狐狸,要一个一个审讯的话,倘若激怒了众人,自然无法收场。目前,丘辰刚,柳锋,这已经是两桩离奇的命案了,我们虽然不能断定两人的死是否有关联,但可以肯定的是,倘若是真的有关联。那我相信,凶手也许还会动手的。」

  「为什么这么说?」

  「你想,凶手杀丘辰刚,是选在我们来的路上。如果当时他达到了目的,自然不会选择在这个孤独的船上动手杀柳锋,倘若杀了柳锋已经达到了目的,那为什么又会把尸体留给我们,往湖里一抛,岂不是更好地可以隐藏线索,他将尸体留下,显然是想利用这个尸体做文章的。」

  「那就把大家集中起来,早晚呆在一起,出行必须要人陪伴,我想凶手就无从遁形了。」

  「不可,目前连基本的头绪都没有,那样只会打草惊蛇的。」霍青玉说着,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走吧。」

  「去哪儿?」

  「去找柳思思聊聊。」

  「你怀疑柳思思和这事有关?」

  「不,她只是最了解柳锋的事的人。」

  此时的柳思思,在潘绮红和郭秀的劝诫下,情绪已经平复了很多,见霍青玉到来,便起身就要行礼。

  「柳姑娘不必客气,在下只是想了解一些尊兄的事情。」

  「小女子此时心乱如麻,敢问霍公子有何问题?」

  「尊兄这几天可有什么反常的行为吗?」

  柳思思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家兄一向特立独行,虽然小女子与家兄此次一起前来,但很多时候他是完全独自行动。自幼家兄做事就是如此,因此小女子也并没有经常过问,而家兄也不会告诉我太多东西。」

  「那你们此次前来,真是为了寻找先辈的血案真相?」

  「是,但并不全是。」

  「哦?」

  柳思思缓缓说道:「倘若说我们兄妹真的无意《飞将兵鉴》,想必公子也不会相信。不过,我们确实从小就有查找张家血案的真相祖训,因此,我们也确实带着这个目的来的。」

  霍青玉问了几个问题,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要潘绮红和郭秀多安慰一下悲伤中的柳思思,告辞了出来。

  「喂,大流氓,这个柳思思在说谎。」陆筱芸说道。

  「小姐何以见得?」霍青玉问道。

  「我看她在回答你的问题的时候,总是目光低着看着自己的脚,这是心里有鬼的表现。我在断案的书中看过。」陆筱芸得意的说。

  「可这个只是对大多数情况而言,柳思思这等精明的人物,自由就帮着打理燕子坞的生意。倘若真的要说谎,怎么会留下如此拙劣的痕迹?」

  「喂,我说你别总是反驳我行嘛,你就不能听听我说的。」陆筱芸不高兴到。
  霍青玉实在拿这个大小姐脾气没办法,只好摇了摇头说道:「那我来问你,如果真的他们有第三个目的,那为什么她会强调柳锋喜欢独来独往,这样不是反而让人怀疑他们的动机么。其次,我们就算知道她说谎,那也没办法逼她说出实情啊。」

  「我们可以装鬼呀。」她说的,正是几天前和霍青玉一起,利用幽冥之事,诱骗潘绮红说出真相的事。

  「不妥,当时我们的对象,是一个精神极其萎靡,且思夫心切的女人。但这次,你看柳思思,虽然也是悲愤,但情绪却稳定得多。况且,她的内力造诣,远在潘绮红之上,内力深则神凝,神凝则智明。我们那点把戏骗不过她的。」
  陆筱芸见他说得在理,没有了气势,柔声问道:「那眼下怎么办呢?」
  霍青玉摇了摇头:「看来,我们只能徐图后计了。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我们是需要加强戒备了。」说着,霍青玉便找来了马可信,要他让空闲的水手加强巡逻。

  晚饭过后,众人在甲板上饮酒赏月。已经离岸一天了,四周只看得到月下的湖水上泛起的粼粼波光。虽然白天发生了命案,但众人毕竟是江湖上见惯了腥风血雨的人,因此情绪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并不是因为众人冷血无情,而是在这个纷乱的江湖里,众人都不知道是否能看得到第二天的太阳。因此,与其唔自悲伤,不如及时行乐。

  夜深了,霍青玉独自回到房间,白天的凶案毫无头绪,为了防止众人遭到危险,他便要郭秀搬到陆筱芸那里去住,相互之间也好有个保护。然而,当他点亮房中的烛台后,却在烛光下出现了一个婀娜的女子的身影。

  本来霍青玉以为是潘绮红偷偷跑来见自己,但灯光一晃,却发现来者是柳思思。这时她的脸上虽然冷若寒霜,却哪里还留得下半分的丧兄的悲伤。她换上了一身鹅黄的长裙,头上的发髻也重新梳妆过,显出几分成熟女人的风韵。

  「不知道柳姑娘大半夜来我这个名声并不好的浪子房中所为何事?」霍青玉说道。

  「哦?霍少侠为什么不问问,我死了兄长,为什么现在却一点也不悲伤呢?」
  「这个我已经知道答案,没必要再问了。」霍青玉说道。

  「你知道了?为何?」柳思思问道。

  霍青玉找了个椅子,坐下说道:「你们柳家一向家主决定了家中一切事物。就像皇帝在宫中的权利一般,而你虽然是家中辈分极高的人,却也一切都要对你哥言听计从。你父亲并无其他子嗣,你兄长死了,自然这门主之位就轮到你了。这样说来,我应该是要恭喜你了。」

  听了霍青玉的话,柳思思不禁噗呲一笑,说道:「霍少侠果然是聪明人,看来我没有选错人。」

  霍青玉正打算接着说的时候,却见柳思思突然解开了系着的腰带,鹅黄的丝绸外衫立即随之滑落,流出了镶嵌着珍珠的雪锻肚兜和同样雪白的香肩和藕臂。
  「柳小姐是想牺牲色相来收买我这个浪子为你卖命吗?」霍青玉见惯了花丛,这样的行为虽然惊讶,却不至于乱了方寸。

  岂料柳思思却突然笑了笑说道:「不,虽然我有这样的想法,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公子。」说着,便转过身来,露出了洁白的背脊。而这一下,则让霍青玉真正的大吃一惊。

  雪白的背上,竟然纹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让整个背部就像是一副书页一般。霍青玉急忙栖身上前,仔细看了看那些刺在柳思思背上的字。

  整个背上,竟然刺满了恶毒的诅咒的话。诅咒的对象,竟然都是些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却不知柳思思背上刺上了这些名字是为何。

  「这,这是为何?」霍青玉问道。此时柳思思已经重新穿好了衣服,表情也恢复了以前的冷酷。

  「不错,这些东西,都是家兄所为。」柳思思说道:「家兄自幼笃信一个邪教,认为在至亲的女子背上刺上对仇家的诅咒,诅咒便可以应验。家兄没有娶亲,因此,便选择了我,作为他的祭品。」

  「祭品?」

  「不错,家兄第一次是他刚接手燕子坞的时候,遇到了山西秦家的上门挑战。家兄战败,因此本家失去了江南六个县城的私铁经营权。那之后,家兄便在我背上,第一次刺下了对秦家家主,秦少游的诅咒。」

  「后来我听说,这秦少游突然换了恶疾而死了。」

  「不错,秦少游得的是肺疾,但家兄却以为是诅咒应验了,因此,那之后,家兄便更加疯狂。每次遇到挫败,便在我的背上刺上这些恶心的文字。」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霍青玉心中自然能够理解,这柳思思的心中的屈苦。这种事,对一个少女来说,简直是无情的摧残。

  「想必那些诅咒并没有都应验的。」霍青玉说道。

  「这是自然,但家兄却并不这样认为。因此,我的确是有计划杀掉他的。」
  「我知道。」

  「你知道?」

  「因为你给他服用了天下奇毒之一的『蚀筋化骨散』。」

  听了这话,柳思思立时大惊,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霍青玉说道:「不错,这蚀筋化骨散,乃是无色无形之毒,从尸体的迹象上来看,找不到任何中毒的痕迹。

  但这个毒药却有一个使用痕迹,就是因为这个毒的中毒原理,乃是收缩人的经脉,然后将自由运行的内力阻塞,因此达到心血停止的压力。但使用之后,会在一定时间内造成经脉无法恢复原状,因此刚才我用内力探走柳兄的各个大穴,发现很多穴道难以突破,便料到了如此「

  「霍公子真是非凡人物。」柳思思赞许到:「既然霍公子如此了解此毒,那定是知道,此毒倘若真的发作,是毫无声息地猝死的吧。」

  「不错,但柳兄却被人重重地击了一掌。」

  「是的,这也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你是想我替你需找出这个人?」霍青玉问道。

  「不,是谁并不重要,我只需要你帮我弄清楚,这个人是针对家兄个人,还是也针对了我。倘若只针对家兄,那我也就没必要去追究。」的确,柳思思只要柳锋死,如果有人代劳,反而是更好的。

  「另外,还有个要求,就是要你保护我的安全。我并不一定要寻找到《飞将兵鉴》,也不必要找到家祖父的死亡真相。我只要安全返回中原,顺利接任家主。」
  果然,女人的心,一旦狠起来,就是蛇蝎一般,也许霍青玉这么多年游戏人间,丝毫没想过成家,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吧。

  「当然了,在下不会要霍公子白白付出的。」柳思思说道:「今天,我就是来提前支付一部分报酬的。」

  说着,便走了过来,径直抱住了霍青玉到:「倘若霍公子答应,在下愿意将处子之身献给公子。」

  柳思思知道,霍青玉这种人,金银财富都不能打动他。而只有自己的贞操,才能体现出这种诚意。况且霍青玉本来就是江湖上出名的浪子。

  不得不是,柳思思确实是个美女,十分少见的美女。白皙的皮肤,紧致的身材,每一寸肌肤都透着江南人独有的韵味。

  霍青玉见状,立即将柳思思抱了起来,一把揉捏着高耸的玉乳,一边说道:「柳小姐如此大礼,在下怎么受得起呢?」

  柳思思满脸通红,呸了一声,说道:「只求公子能够保护好奴家,奴家定会满足公子一切需求。」

  说着,就要伸手去解霍青玉的衣衫,却被霍青玉抓住了手,啪啪两下,点住了柳思思背部的两处大穴。

  「你要…」柳思思穴道突然被制住,惊慌地叫道。然而话刚说到一般,却连哑穴也被霍青玉点上了。

  霍青玉并不理会满脸激怒的柳思思,不慌不忙地将他放在了床上。从衣服双取下了腰带,将柳思思的手绑在了床头,然后笑着说道:「柳姑娘,你说的要满足在下的一切要求啊。」一边说话,一边伸出了手指,开始轻轻地挑逗着柳思思胸前突起的蓓蕾。

  虽然柳思思的大穴被制住,但额头的肌肉还可以运动,从眉宇间,可以看到她的煎熬。一部分是穴道被点的愤怒,另一部分确实来自身体的刺激。她的确是个处女,身子别说这样放肆地触碰,除了那个变态的哥哥,就连看都没有被别人看过。虽然在柳锋的淫威下收到了许多凌辱,但却始终是个云英处子,因此不一会儿,在霍青玉娴熟的技术下,已经是春情勃发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霍青玉的另外一只手,按上了她两腿间的秘洞上,一阵碾磨,让柳思思只想夹紧双腿,纵情呻吟,然而偏偏,这时她既不能夹紧双腿,又不能发出任何声音。这种痛苦而强烈的刺激,让她的身体彻底投降,一股蜜汁从身体内一涌而出,伴随着身体内一个突起的东西顺着体液,一下流了出来。
  「糟了………」柳思思大惊。然而这时霍青玉手中已经多出了一颗豌豆般大小的药丸。

  「这是合欢仙子的『逍遥傀儡』术要用的药丸吧。」霍青玉笑着说道,想不到出身姑苏名门的柳姑娘,竟然习得这等江湖淫术。

  原来这『逍遥傀儡』乃是合欢仙子的一门异术,是让女人提前把一种特质的药物放在花径里,这种药物在男女交合的时候,会迅速地借助男女交合的体液融化,然后流入男人的体内,再配合蛊术,可以完全由女人操纵男人。

  这逍遥傀儡的施毒法子十分诡异,因此江湖人物往往防不胜防。但眼下柳思思见霍青玉竟然识破了此术,心中自是惊恐万分。

  然而,霍青玉却没有继续为难她,只是解开了她的穴道,叹了口气说道:「柳姑娘,若非你是云英处子,只能将药丸放在秘洞口一带,我真不敢保证一定能识破此术,然而此术过于邪恶,不光是中蛊者,就连施术者也影响巨大。你本事名门之后,何至于用此手段。我劝你还是迷途知返吧。」

  柳思思慢慢恢复了行动能力,刚才本道已经胜利在望,却峰回路转,不光被霍青玉识破了自己的秘术,还被一阵教训。心中自是愤怒难当。然而,情况已经如此,倘若真的动手,自己也不是霍青玉的对手。只要拿起了地上的衣服,胡乱穿在身上,悻悻离开。

  然而待柳思思走后,霍青玉却来到了铁凤凰的房中,只说为了柳思思的安全,让她派人暗中保护柳思思。有时候,连霍青玉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个怪人,明明柳思思想利用自己,自己还去设法保护他。也许就是这种对女人的态度,让他有很多女人吧。

  铁凤凰当即答应了霍青玉的要求,于是蒲心兰就搬到了柳思思的房中与她一起居住。柳思思见蒲心兰搬来,知道了是霍青玉的意思,心中竟然隐隐冒出了意思愧疚感。

  就在忙完一切之后,霍青玉来到潘绮红的房间里。将刚才的事告诉了潘绮红,潘绮红听得情势危机,只吓得连吐舌头。

  「这等淫邪的女人,爷为什么还要去帮她?」潘绮红忿忿说道,彷如只要自己身体没问题,就要去兴师问罪一般。

  霍青玉笑着说:「没事,她也是个可怜之人,况且,那点本事还难不倒我的。」其实他这话只是为了让潘绮红宽心,刚才的危险,只有他自己知道。

  此时潘绮红一低头,见霍青玉胯下之物尚且坚挺,便笑着说。

  「爷明明春心已动,何苦这般憋坏了自己。我看那小妮子也是个没人胚子,既然你已经破了她的法术,为什么不干脆拿她消消火呢。」一边说,一边替霍青玉解开了裤子,握着火热的肉棒套弄起来。

  「哈哈,我虽然好色,但又不是烂色鬼。她那样以肉体为工具,哪里能体会出欢好之美。还是夫人这般,情欲之心尽解,才能体会男女间的真谛。」

  潘绮红白了霍青玉一眼,说道:「你就会调笑于我。」说着,便低下头,含住了霍青玉的肉棒,温柔地吮吸了起来……

  蹬蹬蹬,蹬蹬蹬。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把霍青玉从梦中吵醒了,门外已经传来了郭秀和陆筱芸银铃般的声音了。

  已经是出航的第四天早上了,霍青玉打开了门,见到两个少女面带急切的颜色,郭秀见他一开门便急忙说道:「公子,快,铁大人和西川双鬼兄弟要打起来了。」

  而这时,刚才床上爬起来的霍青玉,却衣衫不整,身上只穿着一条白色的睡裤,裸露出了矫健的上半身。郭秀早已经习惯倒还好,而陆筱芸去脸上一红,急忙把脸转到了一边。

  「大流氓,你能不能快点。」陆筱芸连声催促,但郭秀还是不紧不慢地替霍青玉穿好衣服。

  众人来到甲板,见铁凤凰已经和西川双鬼交上手了。虽然以一敌二并没有落下风,但霍青玉知道,毕竟铁凤凰已经年过五旬了,倘若再斗下去,难免不是身值壮年的二人的对手。但这时卫东兴等人却站在了一边,铁凤凰不允许的情况下,他们向来不敢插手帮忙。

  双鬼的掌法以快和险为主,虽然是掌法,却少了许多刚猛,反倒类似于贴身短打的擒拿手。而这边铁凤凰的招式还是一如既往地迅疾。招招都是进攻的招式。虽然双鬼二人配合起来,防守的时候密不透风,但每次想要进攻,就难免留下破绽,只要流下破绽,铁凤凰就直接毫不留情地向双鬼的破绽处出招。

  但铁凤凰也心知肚明,自己这样的打发是在被消耗,倘若一直这样斗下去,只能被双鬼消耗掉大量的内力。于是,心里念头一闪,招式突然变化,画掌为指,使出来,竟然是自己的看家剑法「流云十三剑」。这流云十三剑本是剑招,但招式讲究一个连绵不绝,此时铁凤凰以指当剑,竟然威力更盛。

  立时,双鬼已经暗暗心惊,而一旁的卫东兴等人已经轰然叫好。就在叫好声中,铁凤凰双指向前,径直刺向双鬼的前胸,这两指迅疾无比,眼看就要刺中二人了。

  然后就在手指要触及双鬼前胸的衣襟的时候,双鬼突然招式一变,各自的右手握住左手的手腕,手掌重重击下,没有任何的变化,速度和力量已经发挥到极致。这两张石破天惊,竟然是同归于尽的打发。倘若铁凤凰手上有她的护身短剑,此时已经在双鬼身上刺出了两个明晃晃的窟窿了,但此时她手上毕竟没有剑,自己这两指,就算刺中双鬼,双鬼不过也是一次重伤,但双鬼这两掌自己却避不开,倘若中了这两掌,非得脑浆迸裂不可。

  突然的变化让一边的卫东兴、蒲心兰等人惊呆了,甚至几乎已经忘了出手援助。而霍青玉虽然运起内力就要出手,却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铁凤凰突然一低头,使出轻功,向一边侧滑了出去。自己的双指自然无法命中双鬼,而双鬼的一击却也打空了。而铁凤凰已经收招,气定神闲地站在了双鬼的一丈之外了。

  「呼」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而蒲心兰等小女孩已经在心里把诸天神佛谢了个遍了。

  「怎么,现在总该说了吧。」铁凤凰对二鬼冷冷地道。

  这时,蒲心兰立即欣然一笑,对霍青玉等人到:「原来如此,师傅怀疑双鬼使坏,但又没有足够的方法让双鬼承认,便故意激怒双鬼,动起手来。然后逼双鬼使出杀招,这双鬼刚才的一击,无论是石破天惊的力量,还是左手的出招习惯,都与击杀柳锋的招式相吻合,这下他们已经已经不能狡辩了。」看来铁凤凰器重蒲心兰果然是有道理的,年纪轻轻便有如此眼界。

  岂料,这时双鬼却冷哼一声说道:「这算什么证据,我们当时两人都在和你们一起吃饭,虽然是在角落里的桌子,但却是在你们的视线之内,从头到尾我们都没离开过。」

  的确,众人回想当时的情景,双鬼虽然在一边一言不发,但一直在埋头吃饭,没有离开过众人的视野。

  而这时,铁凤凰却不慌不忙地说道:「其实当时你们不过使用了一个障眼法。」
  「障眼法?」蒲心兰问道。

  「不错,」就在这时,冯铁山和柳思思从下层舱跑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个包袱,拱手说道:「禀大人,我们果然在双鬼的房间中找到了这个东西。」说着,就打开了手上的包袱,之间里面有很多动物的毛发和腊块。

  铁凤凰对冯铁山点了点头,冯铁山立即把腊块和毛发一阵揉捏,套在了头上。众人立即大惊,之间套上假发的冯铁山,从背影看来,竟然与双鬼几乎一模一样。
  铁凤凰冷冷说道:「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说,当时你们其中有一个人是易容了的,船上的水手,船工都可能被你们收买。众人本来对你们不太在意,这正好为你们留下了足够的作案的可能性。」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个线索。就是我们在凶案现场发现了这个、」
  这时,卫东兴从怀中拿出来了一些植物的叶子,说道:「这叫幽闭遮兰,是西南地区极为罕见的烟草叶子,所有人中间,也就你们两兄弟才有这个吧。」
  两人似乎已经无可辩解了,这时,双鬼左首的一人向前了一步,说道:「的确是我们做的,不错,这姓柳的小子这些年断了我们很多生意,我们早就想除掉他了。这次是天赐的机会,就不由得我们不把握了。」

  右手的一人接着说道:「所以,姓柳的小妮子,回去打理好家里的生意,夹着尾巴做人,不然我们两也不会放过你的。」

  柳思思听了他两的话,说道:「只怕不会被放过的是你们吧,这里都是当世高手,不知道你们兄弟怎么能够逃脱。」

  而双鬼突然一齐哈哈大笑起来,突然两人分别从衣襟内一拉,立即从衣服下展开了一对布料制成的翅膀,这两翅膀展开足足有七八尺长,就在同一时间,霍青玉突然叫道:「不好,他们要逃。」说着便使动轻功,向双鬼的地方跑去。
  然而,突然两道烟雾急速地向众人喷射来,这烟雾显出赤黄色,料想定非普通烟雾。于是铁凤凰等人立即一边向后跳起,一边运劲在袖,拂开袭来的烟雾。但但功夫不济的陆筱芸却没有这等身手,眼见烟雾就要飘到面前了,只见人影一闪,霍青玉已经挡在他们面前,双掌不断向前击出。

  「千手莲华掌!」公孙裘叫道。

  这是千手莲华掌本是白龙寺的绝学,乃是江湖顶尖的防御型掌法,使将开来可以说是水泼不进。眼下霍青玉依样画瓢,虽然招式完全不对,但凭借对掌意的理解和深厚的内力,竟然也有同样的效果,烟雾再他的掌力行程的空气墙下,向四周散去。

  见到霍青玉的神技,双鬼也不禁叫好:「好一个霍青玉,咋们后会有期。」二人双足一点,立即向空中腾起,就在空中完全展开了翅膀。接着风力,立即向湖泊的远处飞去,仿佛如同大鸟一般,迅速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了。

  「师傅,就这样让他们跑了?」蒲心兰问道。

  「算了,正事要紧,等办完事,有的是时间抓这对鬼兄弟。」

  就在这时候,众人突然觉得脚下的船一阵剧烈的颠簸,一个水兵惊慌地跑来,向铁凤凰行了个礼说道:「铁大人,不好了,我们前方进入了鬼礁石。」